登入 |  註冊



 [ 14 篇文章 ]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4:59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測試


附加檔案:
檔案註釋: 百樂微笑一代+waterman薰衣草紫
IMAG0097_1.jpg
IMAG0097_1.jpg [ 381.95 KiB | 被瀏覽 2358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01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夢溪筆談選-海市蜃樓
筆:施耐德bk402
墨:中國壇水 檀


附加檔案:
IMAG0064_1.jpg
IMAG0064_1.jpg [ 1004.12 KiB | 被瀏覽 2357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03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哥德體練習
筆:百樂 parallel 2.4mm
墨:卡達 pink


附加檔案:
IMAG0104_1_1.jpg
IMAG0104_1_1.jpg [ 399.01 KiB | 被瀏覽 2356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06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夢溪筆談選


附加檔案:
IMAG0073.jpg
IMAG0073.jpg [ 3.12 MiB | 被瀏覽 2356 次 ]
IMAG0072.jpg
IMAG0072.jpg [ 2.36 MiB | 被瀏覽 2356 次 ]
IMAG0071.jpg
IMAG0071.jpg [ 3.06 MiB | 被瀏覽 2356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08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Tizzy Bac-You'll see
節錄

我看著站在眼前的你依然如此美好如往昔
But you know 有些話就是不能明說
多年時光 都溫柔經過 那麼多人 來了又走
但也許我們只能遠望不相逢

筆:玻璃筆
墨:diamine 帝王紫


附加檔案:
2014-09-07-01-33-57_deco.jpg
2014-09-07-01-33-57_deco.jpg [ 934.58 KiB | 被瀏覽 2358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13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夢溪筆談-卷十六 藝文三
筆:百樂 微笑
墨:diamine 土耳其藍

士人劉克博觀異書。杜甫詩有“家家養烏鬼,頓頓食黃魚。”世之說者,皆謂夔、峽間至今有鬼戶,乃夷人也,其主謂之鬼主,然不聞有“烏鬼”之說。又鬼戶者,夷人所稱,又非人家所養。克乃按《夔州圖經》,稱峽中人謂鸕鶿為“烏鬼”。蜀人臨水居者,皆養鸕鶿,繩系其頸,使之捕魚,得魚則倒提出之,至今如此。余在蜀中,見人家有養鸕鶿使捕魚,信然,但不知謂之烏鬼耳。

和魯公凝有艷詞一編,名《香奩集》。凝後貴,乃嫁其名為韓渥,今世傳韓渥《香奩集》,乃凝所為也。凝生平著述,分為《演綸》《遊藝》《孝悌》《疑獄》《香奩》《籯金》六集,自為《遊藝集序》云:“余有《香奩》《籯金》二集,不行於世。”凝在政府,避議論,諱其名又欲後人知,故於《遊藝集序》實之,此凝之意也。余在秀州,其曾孫和惇家藏諸書,皆魯公舊物,未有印記,甚完。

蜀人魏野,隱居不仕宦,善為詩,以詩著名。蔔居陜州東門之外,有《陜州平陸縣詩》云:“寒食花藏縣,重陽菊繞灣。一聲離岸櫓,數點別州山,”最為警句,所居頗蕭灑,當世顯人多與之遊,寇忠湣尤愛之。嘗有《贈忠湣詩》云:“好向上天辭富貴,卻來平地作神仙。”後忠湣鎮北都,召野置門下。北都有妓女,美色而舉止生梗,土人謂之“生張八。”因府會,忠湣令乞詩於野,野贈之詩曰:“君為北道生張八。我是西州熟魏三。莫怪樽前無笑語,半生半熟未相諳。”吳正憲《憶陜郊詩》云:“南郭迎天使,東郊訪隱人。”隱人謂野也。野死,有子閑,亦有清名,今尚居陜中。


附加檔案:
IMAG0079.jpg
IMAG0079.jpg [ 2.78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80.jpg
IMAG0080.jpg [ 3.12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21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夢溪筆談-卷八 象數二

《史記·律書》所論二十八舍、十二律,多皆臆配,殊無義理。至於言數,亦多差舛。如所謂“律數者,八十一為宮,五十四為徵,七十二為商,四十八為羽,六十四為角。”此止是黃鐘一均耳。十二律各有五音,豈得定以此為律數?如五十四,在黃鐘則為徵,在夾鐘則為角,在中呂則為商。兼律有多寡之數,有實積之數,有短長之數,有周徑之數,有清濁之數。其八十一、五十四、七十二、四十八、六十四,止是實積數耳。又雲:“黃鐘長八寸七分一,大呂長七寸五分三分一,太蔟長七寸七分二,夾鐘長六寸二分三分一,姑洗長六寸七分四,中呂長五寸九分三分二,蕤賓長五寸六分二分一,林鐘長五寸七分四,夷則長五寸四分三分二。南呂長四寸七分八,無射長四寸四分三分二,應鐘長四寸二分三分二。”此尤誤也。此亦實積耳,非律之長也。蓋其間字又有誤者,疑後人傳寫之失也。余分下分母,凡“七”字皆當作“十”字,誤屈其中畫耳。黃鐘當作“八寸十分一”,太蔟當作“七寸十分二”,姑洗當作“六寸十分四”,林鐘當作“五寸十分四”,南呂當作“四寸十分八。”凡言“七分”者,皆是“十分”。

今之卜筮,皆用古書,工拙系乎用之者。唯其寂然不動,乃能通天下之故。人未能至乎無心也,則憑物之無心者而言之。如灼龜、璺瓦,皆取其無理,則不隨彼理而震,此近乎無心也。

呂才為卜宅、祿命、卜葬之說,皆以術為無驗,術之不可恃,信然。而不知皆寓也。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,故一術二人用之,則所占各異。人之心本神,以其不能無累,而寓之以無心之物,而以吾之所以神者言之,此術之微,難可以俗人論也。才又論:“人姓或因官,或因邑族,豈可配以宮商?”此亦是也。如今姓敬者,或更姓文,或更姓茍。以文考之,皆非也。敬本從茍、音亟。從攴,今乃謂之茍與文,五音安在哉?以為無義,不待遠求而知也。然既謂之寓,則茍以為字,皆寓也,凡視聽思慮所及,無不可寓者。若以此為妄,則凡禍福、吉兇、死生、變生、孰為非妄者?能齊乎此,然後可與論先知之神矣。

歷法,天有黃、赤二道,月有九道。此皆強名而已,非實有也。亦由天之有三百六十五度,天何嘗有度?以日行三百六十五日而一期,強謂之度,以步日月五星行次而已。日之所由,謂之黃道;南北極之中,度最均處,謂之赤道。月行黃道之南,謂之朱道;行黃道之北,謂之黑道。黃道之東,謂之青道;黃道之西,謂之白道。黃道內外各四,並黃道為九。日月之行,有遲有速,難可以一術禦也。故因其合散,分為數段,每段以一色名之,欲以別算位而已。如算法用赤籌、黑籌,以別正負之數。歷家不知其意,遂以謂實有九道,甚可嗤也。

二十八宿,為其有二十八星當度,故立以為宿。前世測候,多或改變。如《唐書》測得畢有十七度半,觜只有半度之類,皆謬說也。星既不當度,自不當用為宿次,自是渾儀度距疏密不等耳。凡二十八宿度數,皆以赤道為法。唯黃道度有不全度者,蓋黃道有斜、有直,故度數與赤道不等。即須以當度星為宿,唯虛宿未有奇數,自是日之余分。歷家取以為鬥分者,此也。余宿則不然。

予嘗考古今歷法五星行度,唯留逆之際最多差。自內而進者,其退必向外;自外而進者,其退必由內。其跡如循柳葉,兩末銳,中間往還之道,相去甚遠。故兩未星行成度稍遲,以其斜行故也;中間成度稍速,以其徑絕故也。歷家但知行道有遲速,不知道徑又有斜直之異。熙寧中,予領太史令,懷樸造歷,氣逆已正,但五星未有候簿可驗。前世修歷,多只增損舊歷而已,未曾實考天度。其法須測驗每夜昏、曉、夜半月及五星所在度秒,置簿錄之,滿五年,其間剔去雲陰及晝見日數外,可得三年實行,然後以算術綴之。古所謂“綴術”者,此也。是時司天歷官,皆承世族,隸名食祿,本無知歷者,惡樸之術過已,群沮之,屢起大獄。雖終不能搖樸,而候簿至今不成。《奉元歷》五星步術,但增損舊歷,正其甚謬處,十得五六而已。樸之歷術,今古未有,為群歷人所沮,不能盡其藝,惜哉。

國朝置天文院於禁中,設漏刻、觀天臺、銅渾儀,皆如司天監,與司天監互檢察。每夜天文院具有無謫見、雲物、禎祥,及當夜星次,須令於皇城門未發前到禁中。門發後,司天占狀方到,以兩司奏狀對勘,以防虛偽。近歳皆是陰相計會,符同寫奏,習以為常,其來已久,中外具知之,不以為怪。其日月五星行次,皆只據小歷所算躔度謄奏,不曾占候,有司但備員安祿而已。熙寧中,予領太史,嘗按發其欺,免官者六人。未幾,其弊復如故。

司天監銅渾儀,景德中歷官韓顯符所造,依仿劉曜時孔挺、晁崇、斛蘭之法,失於簡略。天文院渾儀,皇祐中冬官正舒易簡所造,乃用唐梁令瓚、僧一行之法,頗為詳備,而失於難用。熙寧中,予更造渾儀,並創為玉壺浮漏、銅表,皆置天文院,別設官領之。天文院舊銅儀,送朝服法物庫收藏,以備講求。


附加檔案:
IMAG0065.jpg
IMAG0065.jpg [ 3.17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66.jpg
IMAG0066.jpg [ 2.72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67.jpg
IMAG0067.jpg [ 3.75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68.jpg
IMAG0068.jpg [ 3.28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69.jpg
IMAG0069.jpg [ 3.38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70.jpg
IMAG0070.jpg [ 3.01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25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夢溪筆談-卷六 樂律二

前世遺事,時有於古人文章中見之。元稹詩有“琵琶宮調八十一,三調弦中彈不出。”琵琶共有八十四調,蓋十二律各七均,乃成八十四調。稹詩言“八十一調”,人多不喻所謂。余於金陵丞相家得唐賀懷智《琵琶譜》一冊,其序雲:“琵琶八十四調。內黃鐘、太蔟、林鐘宮聲,弦中彈不出,須管色定弦。其余八十一調,皆以此三調為準,更不用管色定弦。”始喻稹詩言。如今之調琴,須先用管色“合”字定宮弦下生徵,徵弦上生商,上下相生,終於少商。凡下生者隔二弦,上生者隔一弦取之。凡弦聲皆當如此。古人仍須以金石為準,《商頌》“依我磬聲”是也。今人茍簡,不復以弦管定聲,故其高下無準,出於臨時。懷智《琵琶譜》調格,與今樂全不同。唐人樂學精深,尚有雅律遺法。今之燕樂,古聲多亡,而新聲大率皆無法度。樂工自不能言其義,如何得其聲和?

今教坊燕樂,比律高二均弱。“合”字比太蔟微下,卻以“凡”字當宮聲,比宮之清微高。外方樂尤無法,求體又高教坊一均以來。唯北狄樂聲,比教坊樂下二均。大凡北人衣冠文物,多用唐俗,此樂疑亦唐之遺聲也。

今之燕樂二十八調,布在十一律,唯黃鐘、中呂、林鐘三律,各具宮、商、角、羽四音;其余或有一調至二三調,獨蕤賓一律都無。內中管仙呂調,乃是蕤賓聲,亦不正當本律。其間聲音出入,亦不全應古法。略可配合而已。如今之中呂宮,卻是古夾鐘宮;南呂宮,乃古林鐘宮;今林鐘商,乃古無射宮;今大呂調,乃古林鐘羽。雖國工亦莫能知其所因。

十二律並清宮,當有十六聲。今之燕樂止有十五聲。蓋今樂高於古樂二律以下,故無正黃鐘聲,只以“合”字當大呂,猶差高,當在大呂、太蔟之間,“下四”字近蔟,“高四”字近夾鐘,“下一”字近姑洗,“高一”字近中呂,“上”字近蕤賓;“勾”字近林鐘,“尺”字近夷則,“工”字近南呂,“高工”字近無射,“六”字近應鐘,“下凡”字為黃鐘清。“高凡”字為太呂清,“下五”字為太蔟清,“高五”字為夾鐘清。法雖如此,然諸調殺聲,不能盡歸本律,故有偏殺、側殺、寄殺、元殺之類。雖與古法不同,推之亦皆有理。知聲者皆能言之,此不備載也。

古法,鐘磬每虡十六,乃十六律也。然一虡又自應一律,有黃鐘之虡,有大呂之虡,其他樂皆然。且以琴言之,雖皆清實,其間有聲重者,有聲輕者。材中自有五音,故古人名琴,或謂之清徵。或謂之清角。不獨五音也,又應諸調。余友人家有一琵琶,置之虛室,以管色奏雙調,琵琶弦輒有聲應之,奏他調則不應,寶之以為異物,殊不知此乃常理。二十八調但有聲同者即應;若遍二十八調而不應,則是逸調聲也。古法,一律有七音,十二律共八十四調。更細分之,尚不止八十四,逸調至多。偶在二十八調中,人見其應,則以為怪,此常理耳。此聲學至要妙處也。今人不知此理,故不能極天地至和之聲。世之樂工,弦上音調尚不能知,何暇及此?


附加檔案:
IMAG0088.jpg
IMAG0088.jpg [ 2.75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89.jpg
IMAG0089.jpg [ 3.39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IMAG0090.jpg
IMAG0090.jpg [ 2.62 MiB | 被瀏覽 2353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30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有時保持距離也很好
也許很愛 但並不是一定要綁在一起才叫真愛


附加檔案:
IMAG0057.jpg
IMAG0057.jpg [ 2.07 MiB | 被瀏覽 2354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
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5:41 pm

 
 
離線
註冊時間: 週一 9月 8日, 2014年 1:23 am
文章: 80

夢溪筆談-卷十 人事二

蔣堂侍郎為淮南轉運使日,屬縣例致賀冬至書,皆投書即還。有一縣令使人,獨不肯去,須責回書;左右諭之皆不聽,以至呵逐亦不去,曰:“寧得罪;不得書,不敢回邑。”時蘇子美在坐,頗駭怪,曰:“皂隸如此野很,其令可知。”蔣曰:“不然,令必健者,能使人不敢慢其命令如此。”乃為一簡答之,方去。子美歸吳中月余,得蔣書曰:“縣令果健者。”遂為之延譽,後卒為名臣。或雲乃大章閣待制杜杞也。

國子博士李余慶知常州,強於政事,果於去惡,兇人惡吏,畏之如神,末年得疾甚困。有州醫博士,多過惡,常懼為余慶所發,因其困,進利藥以毒之。服之洞泄不已。勢已危,余慶察其奸;使人扶舁坐廳事,召醫博士,杖殺之。然後歸臥,未及席而死。葬於橫山,人至今畏之,過墓者皆下。有病虐者,取墓土著床席間,輒差。其敬憚之如此。

盛文肅為尚書右丞,知揚州,簡重少所許可。時夏有章自建州司戶參軍授鄭州推官,過揚州,文肅驟稱其才雅,明日置酒召之。人有謂有章日:“盛公未嘗燕過客,甚器重者方召一飯。”有章荷其意,別日為一詩謝之,至客次,先使人持詩以入。公得詩不發封,即還之,使人謝有章曰:“度已衰老,無用此詩。”不復得見。有章殊不意,往見通判刁繹,具言所以。繹亦不諭其由,曰:“府公性多忤,詩中得無激觸否?”有章曰:“無,未曾發封。”又曰:“無乃筆紮不嚴?”曰:“有章自書,極嚴謹。”曰:“如此,必是將命者有所忤耳。”乃往見文肅而問之:“夏有章今日獻詩何如?”公曰:“不曾讀,已還之。”繹曰:“公始待有章甚厚,今乃不讀其詩,何也?”公日:“始見其氣韻清修,謂必遠器。今封詩乃自稱‘新圃田從事’,得一幕官,遂爾輕脫。君但觀之,必止於此官,誌已滿矣。切記之,他日可驗。”賈文元時為參政,與有章有舊,乃薦為館職。有詔候到任一年召試,明年除館閣校勘。禦史發其舊事,遂寢奪,改差國子監主簿,仍帶鄭州推官。未幾卒於京師。文肅閱人物多如此,不復挾他術。

林逋隱居杭州孤山,常畜兩鶴,縱之則飛入雲霄,盤旋久之,復入籠中。逋常泛小艇,遊西湖諸寺。有客至逋所居,則一童子出應門,延客坐,為開籠縱鶴。良久,逋必棹小船而歸。蓋嘗以鶴飛為驗也。逋高逸倨傲,多所學,唯不能棋。常謂人曰:“逋世間事皆能之,唯不能擔糞與著棋。”

慶歷中,有近侍犯法,罪不至死,執政以其情重,請殺之;范希文獨無言,退而謂同列曰:“諸公勸人主法外殺近臣,一時雖快意,不宜教手滑。”諸公默然。

景祐中,審刑院斷獄,有使臣何次公具獄。主判官方進呈,上忽問:“此人名‘次公’者何義?”主判官不能對,是時龐莊敏為殿中丞審判院詳議官,從官長上殿乃越次對曰:“臣嘗讀《前漢書》,黃霸字次公,蓋以‘霸’次‘王’也。,此人必慕黃霸之為人。”上頷之。異日復進讞,上顧知院官問曰:“前時姓龐詳議官何故不來?”知院對:“任滿,已出外官。”上遽指揮中書,與在京差遣,除三司檢法官,俄擢三司判官,慶歷中,遂入相。


附加檔案:
IMAG0094.jpg
IMAG0094.jpg [ 3.32 MiB | 被瀏覽 2379 次 ]
IMAG0095.jpg
IMAG0095.jpg [ 3.67 MiB | 被瀏覽 2379 次 ]
IMAG0096.jpg
IMAG0096.jpg [ 3.36 MiB | 被瀏覽 2379 次 ]

回頂端 回頂端
  個人資料 
顯示文章 :  排序  
 [ 14 篇文章 ] 

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+ 8 小時
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
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
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
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
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
不能 在這個版面上傳附加檔案

搜尋:
前往 :  

Powered by phpBB® Forum Software © phpBB Group • Design: Özcan Akbulut © 2013
Hosting by © 2012 酷康科技有限公司 KuKan Technology Co., Ltd.
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